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首頁 > 產品動態 > 正文

“黃背心”:壓垮馬克龍的稻草或歐洲建制派失敗先兆

時間:2018-12-04 11:20:01 來源:本站 閱讀:3580171次

當地時間2018年12月3日,法國弗龍蒂尼昂,身穿黃色背心的示威者封鎖了通往Frontignan油庫的道路。視覺中國圖

原標題:“黃背心”:壓垮馬克龍的最后稻草還是歐洲建制派失敗的先兆

法國總統馬克龍在阿根廷開完二十國集團峰會后,趕回法國巴黎恰逢星期日。但他絲毫不敢歇口氣,馬不停蹄地召集部長們在愛麗舍宮召開緊急會議,商量著如何應對他執政以來面臨的最嚴峻政治危機。

就在上周六,巴黎發生了自1968年以來最大規模騷亂?!包S背心運動”抗議者與法國警方發生激烈沖突,并演變成“打砸搶”的暴力破壞活動。警方動用了催淚瓦斯、高壓水槍等警械驅散抗議民眾,至少造成65人受傷,169人被捕。

這也是“黃背心運動”連續第三個周末發動大規模示威活動了。第一個周末有約28萬法國民眾參與示威,造成了600多人受傷,2人死亡。第二個周末,超過10萬法國民眾走上街頭,在巴黎的抗議活動中,至少有5000名抗議者聚集在奢華的香榭麗舍大街上,不少商鋪不得不關門打烊。

參加“黃背心運動”的民眾來自各行各業,他們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上街頭,那就是“反對馬克龍”。民眾身穿駕乘人員常用的黃背心,唱著“馬賽曲”,舉著各式各樣的標語,有節奏地呼喊著“馬克龍,下臺”。此情此景,讓人慨嘆不已。遙想18個月前馬克龍上臺之初,何等的意氣風發,舉手投足間便能贏得民眾雷鳴般歡呼,如今卻恩寵不再,真是“流光容易把人拋,舊人??扌氯诵Α?。

“黃背心運動”勃興: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

首先,法國有“叛亂”的歷史淵源。古代有英法百年戰爭時期的法國雅克農民暴動,近代有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攻占巴士底獄和1848年革命,現代有1968年的大規模騷亂。在馬克龍上臺之初便有英國學者稱,“法國這樣的國家,日常治理尚且困難重重,遑論推進改革”。法國歷史已多次證明,政客們不打改革旗號上不了臺,而上了臺真正推行改革只會加速下臺。薩科齊厲行改革,在延長退休等敏感問題上迎難而上,結果被選民拋棄;奧朗德在2014年新年致辭中釋放改革信號,結果在當年地方選舉中遭受重挫。如今又輪到馬克龍了,他大刀闊斧的改革自然動了“黃背心”們的奶酪。

第二,燃油稅戳中了“草根”的敏感痛點。從馬克龍角度看,法國自2015年以來,碳排放只增不減,達到巴黎氣候變化協議規定的標準面臨巨大壓力。為了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使用,按照“誰污染誰掏錢”的原則,馬克龍政府在過去一年中已將法國燃油費上調約20%,而近日又宣布將于明年1月1日起上調汽柴油稅。而從民眾角度看,上調燃油稅尤其是柴油稅非常不公平,因為過去多年來,法國政府乃至歐盟向來鼓勵民眾使用柴油汽車,一直宣稱清潔柴油產生的二氧化碳更少,有利于綠色出行,現在又出爾反爾,將加重污染的責任扣到柴油車上。民眾感到自己受到政府“愚弄”。而且燃油作為民眾的生活必需品,尤其是生活在鄉村或郊區的民眾,每次加油都能感受到油價上漲的切膚之痛。民眾對燃油價格的敏感神經,自然也就成了“黃背心運動”的導火索。

第三,社交媒體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最開始大家只是在社交媒體上吐槽,抱怨上調燃油稅的種種不合理,在社交網絡傳播下擴大為對不平等、不公正現象的全面控訴:“稅也漲,費也漲,就是工資不見漲”,“法國是世界上稅負最重的國家”,“我們的國家已病入膏肓”等等。社交媒體與傳統媒體不同之處在于,傳統媒體講究觀點與論據一致,“理”重于“情”;而社交媒體反其道而行之,只需要“有感染力”的故事和“帶煽動性”的口號,“情”重于“理”。結果可想而知,法蘭西熱情似火的民族特性加上社交媒體上源源不斷的情緒化“爆料”,最終“點燃”了整個巴黎。網上請愿發展為街頭抗議,進而演變成一場無組織、無紀律、無目標、有破壞的自發性群眾騷動。

第四,馬克龍在推進改革中過于剛猛。馬克龍打著全面改革的旗號上臺,贏得了廣泛政治支持,一度民意支持率高達66%。為了提升法國經濟競爭力,馬克龍快速推進了系列改革,首推勞工法改革,給予雇主更大權力,此舉雖受到商業界歡迎,但勞工組織對此并不買賬。馬克龍還改革了國有鐵路運營商、航空系統,取消了職工的多項特權;革新大學錄取制度,降低社會福利開支,取消部分人群的住房補貼;在稅收制度方面,取消財產稅,增收燃料稅、煙草稅、社會福利稅等等。正是這系列改革舉措得罪了馬克龍四大“票倉”:左派和中左派、吃福利的低保戶、中產階級、青年選民。而且馬克龍政治經驗不多,年輕氣盛,在推進改革上太急于求成,曾公開將反對改革的人斥為“懶鬼”;過于獨斷專行,擁有了“皇帝一般的權力”。尤其是他少征“富人稅”而多征“窮人稅”的做法為世人所詬病,他也背上了“金融資本家”、“富人的總統”等罵名。

應對“黃背心運動”,馬克龍既有近憂,也有遠慮

周日召開緊急會議后,馬克龍決定暫不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,同時要求內政部調整策略,有效地制止暴力。但“黃背心運動”已經在社交媒體上宣稱下周末將繼續“街頭政治”,部分“黃背心運動”人士還對政府提出了和解條件:舉行取消加征燃油稅、全民公投以及提高最低工資等等;部分極端分子直接呼吁更多民眾參與“革命”,在政府對和平請愿充耳不聞的情況下,只有“革命的暴力”才能讓政府作出改變。

馬克龍應對“黃背心運動”面臨兩難。一方面,他目前民意支持率已跌至30%以下,是歷屆法國總統同期民意支持率中最低的。相形之下,“黃背心運動”卻得到了超過80%的民意支持,而且純屬民眾自發組織,利用“休息時間”參與,沒有證據表明有政治勢力介入。馬克龍如強力打壓“黃背心運動”,只會將更多的人推到對立面。但另一方面,馬克龍無法對“黃背心運動”的要求做出實質性讓步,如果因此改弦更張,馬克龍不僅喪失作為總統的權威,而且在下階段改革進程中將更舉步維艱,動輒得咎。正如法政府發言人所說,法國必須堅定地推進改革,不能陷入“每18個月鬧一次后改革就退步”的歷史周期率。法國既然決定走上改革之路,就得勇敢地走下去。

馬克龍寄希望的就是他在經濟減負、科技投資等方面的改革舉措能更快地結出普惠果實,讓更多“黃背心”們享受到改革紅利,為他的改革贏得更多時間。但馬克龍的政敵們早就失去了耐心,已經開始對他磨刀霍霍了。極右翼政黨“國民陣線”領袖勒龐和極左翼的“不屈服的法蘭西”領袖梅朗雄近日都批評馬克龍,指責他的有關政策加劇了法國緊張局勢,要求馬克龍解散議會,重新舉行大選,并呼吁更多民眾走上街頭進行抗議。而且根據最新民調顯示,馬克龍領導的“共和國前進”運動支持率不斷下滑,與勒龐領導的“國民陣線”已不相上下。勒龐很可能在明年歐洲議會選舉中擊敗馬克龍。

馬克龍還有揮之不去的“遠慮”,法國形勢發展越來越像“另一個意大利”。法國經濟增長趨緩,失業率高達9%,接近意大利的10%;馬克龍屬于中間派,力推結構性改革,與三年前的意大利總理倫齊類似;如今的“黃背心運動”打著反建制派的旗號,沒有明確的政治主張,完全靠社交媒體聯系,這又讓人想起意大利的“五星運動”。反觀當前的意大利,崛起于草根的“五星運動”已開始執政,倫齊也被極右的薩爾維尼取代。

馬克龍執政,既是歐洲之幸,也是歐洲之悲

在民粹主義已成為歐洲“傳染病”的時代,“黃背心運動”也從法國“傳染”到比利時、荷蘭,還有可能進一步蔓延。從民粹主義角度看,沒有什么反建制派的口號比“反對馬克龍”更具有號召力了。

“馬克龍主義”在當前歐洲顯得那么“不合時宜”,他倡導的一切都是民粹主義反對的。馬克龍在國內是個堅定的自由主義改革派,但新自由主義在全球難挽頹勢,保護主義保守派反而大行其道;馬克龍是個忠實的親歐派,做大做強歐盟和歐元區是他歐洲改革計劃的最終目標,他大聲疾呼歐元區改革、支持“多速歐洲”、建立“歐洲軍隊”,但在“脫歐”、“疑歐”之風勁吹之時,他那些宏大的計劃不得不一再變“小”;馬克龍在國際事務上倡導全球主義和多邊主義,但在全球版圖上,民族主義和單邊主義卻在攻城略地。

最具諷刺意味的是,馬克龍堅決反對民粹主義,卻以實際行動助推了民粹主義。在歐洲民粹主義思維中,一切都是二元對立:城市對鄉村,精英對草根,親歐對反歐、贏家對輸家。馬克龍冀圖打破這種二元對立,卻發現自己不斷被孤立。民眾對公平的呼聲前所未有之強烈,“不公平,毋寧死”。而馬克龍追求“效率”、提升競爭力的改革只能“看上去很美”,在實踐中只要破壞了民眾眼中的“公平”,“馬克龍主義”注定走向名譽掃地的落寞結局。

如果馬克龍也成為另一個建制派的失敗案例,或者成為民粹主義上臺的“催化劑”,那么歐洲在大國激烈競爭的世界舞臺上也將只剩下一個落寞的背影。

(本文由微信公號“湯粉看世界”獨家供稿)

摘要:會議記錄格式,會議記錄模板,會議記錄范文,藍英潔,藍莓圖片,藍血人種
頂一下
踩一下
TAGS標簽:會議記錄格式,會議記錄模板,會議記錄范文,藍英潔,藍莓圖片,藍血人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