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人物 > 正文

蔡康永 李誕 薛兆豐:3個男人一臺戲

時間:2018-12-04 04:51:58 來源:本站 閱讀:3579832次

原標題:蔡康永 李誕 薛兆豐:3個男人一臺戲


大家好,聽說你們對導師席上那幾個中年男子垂涎已久。

今天分享一篇我們的好朋友十點人物志(sdrenwu)的文章,他們采訪到了你們最愛的蔡康永、李誕、薛兆豐。

文章有些長,課代表先劃幾個重點:

在辯題娛樂化的問題上,康永哥和馬東東產生了分歧;

“頭號黑粉”李誕真香警告全過程;

薛教授是如何被MM馬用一杯免費涼白開“騙”到《奇葩說》的。

十點人物志是一個免費聽讀人物故事和人物傳記的公眾號,每天深度解讀一個人物,10天讀完一本人物傳記,每篇文章還有專業主播朗讀提煉核心內容,喜歡閱讀和聽書的朋友,可以在文章末尾掃描識別二維碼,關注十點人物志。


以下是正文,enjoy:



本季《奇葩說》第一期,馬東給導師們做了一次“求生欲測試”:女朋友和你分手了,你第一件事做什么?

薛兆豐猶豫著說:“我,去喝酒?!?/p>

蔡康永想了想:“去祖宗牌位面前跪著?!?/p>

語畢,一旁的李誕露出一臉“怒其不爭”的表情。

于是馬東轉向李誕,一臉壞笑地問道:“所以,標準答案是?”

“分什么手??!”

李誕一拍桌子,脫口而出。


……



來到《奇葩說》之前,他們一個以“會說話”著稱,一個以“佛系”聞名,而另一個,是西裝革履、正襟危坐的中國經濟學大咖。


猶如3D空間中永不相交的三個坐標點,如今,卻整整齊齊地坐上了新一季的導師團席位。

最初,三人都“惶惶不安”,對彼此的對話與交流空間存疑。

隨著節目錄制的深入,三位卻都意外發現,雖然有著頗多拉扯和調侃,但他們身上的共性,也比想象的多得多。例如,對話語空間的思考,理解世界的多種維度。

當然,還有最重要的——保持真實。

這也正是馬東組建這樣一個導師團時最初的期待:“沒有希望誰代表誰的領域,只希望他們代表自己?!?/strong>

蔡康永:

我想在一堵墻上多敲幾個洞,變成窗戶


如果把《奇葩說》上一字排開的導師們看成一架天平,那么蔡康永就像一顆用于維持兩端平衡的砝碼。

在前幾季里,每次到導師選正反方的環節,他通常會讓高曉松先選,然后站到與之相反的一方。這一季高曉松偶爾兩期不在,于是經濟學教授薛兆豐便成了蔡康永的新目標。

“我要跟教授對著來”、“我打算跟教授相反”……這種看似與薛兆豐的日常唱反調,實則是維持兩種立場的勢均力敵,讓正反觀點都能得到充分表達、不至于一邊倒——即使有些時候,蔡康永因此拿到了并不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那一方,但他還是會盡力找角度去解釋它的合理性,并且說服對方。

薛兆豐從中感受到了蔡康永對他的遷就:“我很感謝蔡老師,表面上是跟你作對,實際上他永遠是站第二選擇,那(往往)是更難的?!?/p>

把選擇觀點的權利,留給初登《奇葩說》的新人。這就像家里來了新客人,主人總要想方設法先讓客人開心,照顧得周全妥帖。

這種主人式的體貼,植根于他所受的家庭教育,以及幾十年的主持人生涯。

蔡康永的家世很好,父親蔡天鐸曾是上海有名的律師,也是1949年沉船“太平輪號”的船主。在賠付了遇難者家屬費用后,舉家遷到臺灣,老來得子,1962年,蔡康永出生在臺北。


上海人好客、講究,家里請客吃飯,會很在意有沒有客人被冷落?!八麖膩頉]有讓吃飯的時候冷場過,看哪個客人沒人理了,就算是七八十歲的老太太,他也會去跟人家開玩笑?!?017年接受《南方周末》采訪時,蔡康永這樣描述父親。

從父親那里,蔡康永學會了,客人的快樂是很重要的。

后來做了主持人,更是用自己來襯托嘉賓的光芒。在《好好說話·康永來了》音頻課里,他將主持人的說話藝術形容為水:


“水,善利萬物而不爭。主持人的說話藝術正是如此,要點在于‘不爭’兩個字上。好的主持人從來不會掩蓋嘉賓的光芒,他只是像流水一樣,在旁邊安靜而溫柔地陪伴著……它存在的所有目的,都是為了讓嘉賓的色彩更加鮮艷、更加真實?!?/p>

作為除馬東外唯一參加了全部五季《奇葩說》的導師,蔡康永顯然也有資格在這個舞臺上盡些地主之誼。

從2014年到今天,上一個能讓蔡康永待這么久的地方,還是《康熙來了》。他把常駐的原因歸結為緊迫感帶來的樂趣:“《奇葩說》逼著我們用很短的時間發言,把我們想講的事情講完,而且還要現場得到別人的認同,所以有考驗才有樂趣?!?/p>

老伙計馬東這樣評價:“康永哥覺得這是他自己的節目,他對這個節目既有責任感,也有感情,又覺得這個地方蠻好玩的?!?/p>


當然,也只有主人才會時常琢磨琢磨,家里是不是出了問題。

很多觀眾會質疑,這一季《奇葩說》少了些從前天馬行空的腦洞以及社會意義的探索,辯題更加娛樂化、愛情選題偏多,諸如《戀愛中有其他追求者,要不要告訴另一半》、《高薪不喜歡和低薪喜歡的工作,選擇哪一個》、《畢業后要不要參加同學會》……

而蔡康永也在思考,這一季的辯題是否“太接地氣”,難以讓選手找到新的角度。“比如有個題目是‘能者多勞是不是一個坑’,大家都在聊工作中老板有多混蛋,同事有多推卸責任……其實這些觀點能在微信公眾號看到挺多的?!?/p>


因此當輪到他發言的時候,他也只能在“接地氣”中,盡量尋找到一個“懸空”的角度?!拔揖椭缓弥v說,我覺得人類是一個推崇能者多勞的物種,就是我們太能者多勞,才把地球搞成我們越來越不適合居住的環境?!?/p>

在“《奇葩說》辯題更加接地氣和娛樂化,這究竟是不是好的?”這個辯題上,與蔡康永維持平衡的對立面不再是薛教授,而是《奇葩說》的掌舵人馬老師。

馬東解釋,辯題的變化,其實是《奇葩說》主動尋求的結果。“我們服務的用戶是年輕人,他們身邊的困境就是愛情、工作、初入職場、跟父母的關系……當然就得去找他們關心的話題?!?/strong>


這些生活中的真問題,在馬東看來同樣是有深度、有價值的。“《奇葩說》所有的題都在探討三觀,三觀的核心就是人與自己的關系、人與世界的關系。抓住這個內核,然后跟著用戶的需求走,做什么辯題其實都有價值?!?/strong>

如果想通這一點,那么談論《戀愛中有其他追求者,要不要告訴另一半?》,與前幾季中《虛偽是好事嗎?》、《懶到底是不是人類之光?》這類宏觀抽象的辯題相比,或許也并無高下之分。

“《奇葩說》的初心,就是做一個娛樂節目,主要針對年輕人,除此之外的‘初心’,都是別人賦予我們的?!边@是馬東一慣的想法,他希望消解外界賦予《奇葩說》的太多意義。

談到意義,《奇葩說》對蔡康永的意義,在于“它在一個風花雪月的產業里,還試圖陪大家去想一些我們很容易就不想的事情”。


“很容易就不想的事情”,難免是一些人們不愿思考、卻值得深思熟慮的問題。例如《奇葩說》第一季的一期辯題,討論是否要為了救一群人而殺死一個人。本來站在“該殺”這一方的蔡康永,看到選己方的人居多的時候,突然決定臨陣倒戈,因為他意識到,“這不是一場辯論,這是一次向大家傳遞關鍵價值觀的時刻?!?/p>

所以也無怪乎蔡康永對“太接地氣”的辯題有些失望。“《奇葩說》應該負責把墻壁再多敲幾個洞,變成窗戶,而不應該只是在一個關閉的小房間里,陪大家歌舞升平?!?/strong>

墻、窗戶和房間的象征頗有深意,就像選手們在辯論中,常常喜歡為己方觀點“上價值”。

不過話說回來,就像《奇葩說》倡導的那樣,辯題的立場從來沒有孰是孰非,而是經過充分的討論論證,交給觀眾們自己思考。

這次,蔡康永和馬東的不同立場,也應如此。

李誕:

發出年輕人的聲音,我不知道做到了嗎?


加入第五季《奇葩說》導師團,李誕說,這是一件“表面假裝考慮一下,其實內心馬上就答應“的事。

第五季《奇葩說》前期籌備階段,馬東給李誕打了個電話,言簡意賅:“請你來給我們當導師吧?!?/p>

這兩個年齡相差21歲的男人間似乎有種“聰明”的默契。電話還沒掛斷,馬東也已知道,那頭好像還有點猶豫的李誕,其實已經搞定。

第一期節目上線,馬東選擇用一種戲謔的節目效果來介紹李誕的加入?!叭藗兂Uf《奇葩說》是一個提倡包容的節目,有很多對《奇葩說》看不慣的人,我們不知道該怎么對付他們,就把他們請到現場,甚至讓他們當導師?!?/p>

接著,一段被稱為“證據”的視頻錦集播出,內容均是李誕在各大節目“吐槽”《奇葩說》的畫面。馬東稱李誕是“《奇葩說》第一大黑粉”,李誕在旁邊咯咯地笑著大喊:“我不是?!?/p>

在這檔以“好好說話”作為節目宗旨的現象級綜藝中,李誕的出現屬于情理之中、意料之外。

此前,大眾對這位80后男孩的認知,主要來源于他在綜藝節目《吐槽大會》里巧舌如簧的說話方式;在訪談類節目《十三邀》里,教文化作者許知遠如何說話能討人喜歡;以及那傳遍網絡的金句“人間不值得”。

有網友覺得,在曾同為“導師”的高曉松、蔡康永、羅振宇、張泉靈、金星這些“用知識講道理、情商高的人物”面前,李誕像個“有些胡鬧任性、又錚錚有理的小孩子”。

背著“黑粉”之名出現的李誕,其實沒有太多包袱。他把加入的理由說得極為輕松,是一種對前輩們的依賴和喜愛:“因為之前就認識馬東老師,我挺喜歡他的,康永哥我也很喜歡,薛教授我也很喜歡,然后就來了唄?!?/p>



節目之外,馬東告訴“十點人物志”,他的選擇是經過嚴謹判斷的。他把李誕放在第五季《奇葩說》導師合適人選的第一梯隊,在馬東眼中,李誕并非是一個沒有厚度的綜藝咖,“他是個非常搞笑的人,但本身也有思考,而且勤于思考,會通過各種手段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出來?!?/strong>

馬東很篤定,他用了“毫無疑問非常符合”來形容李誕與《奇葩說》導師席的匹配度。

也許是加入導師團的目的過于“單純”,真正坐在辯論場上,李誕確實有少許不適。

脫口秀演員出身的他,可以很自如地拋梗、接梗,用邱晨的話說,“像在插科打諢”,但在導師發言環節,他常常不知道該說什么,提前準備的觀點,到現場后發現用不上,“彩排的時候就七零八落被別人說完了,所以就沒什么常規的戰略視角,就坐那兒邊聽邊想唄?!?/p>

蔡康永很早就察覺到了李誕的不適,“誕總一開始比較佛系,不想辯論,我就死命地把他逼到墻角?!?strong>他時不時會把自己的注意力越過中間的馬東和嘉賓,看著李誕問一句:“所以李誕你覺得呢?”


此前,李誕一直認為,《奇葩說》在很多年輕人心中有一個很高的地位,他將此定義為“啟蒙的感覺”。李誕很明確的知道,這種效果對“已經啟蒙過”的他來說并不明顯,他也對“自己去啟蒙別人”這件事心存疑慮,李誕抗拒被煽動,警惕靠情緒傳輸想法。他以調侃的方式反問了一句:“不就是辯論嘛,至于吵成這樣嗎?”

隨著節目錄制次數增大,李誕逐漸發現,自己的判斷在不斷得到佐證,他逐漸意識到,看《奇葩說》不是為了學吵架,而是為了學理解。

“被打動”成為了李誕在《奇葩說》的常態?!熬褪悄阆敕ú粫兊?,但情感很容易受影響?!?/p>

在10月26日播出的一期辯題“爸爸/媽媽要跟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再婚,我該不該阻撓?”中,有網友發現,李誕整個人呈現出的狀態并沒有此前幾期積極,彈幕調侃:“李誕這集好混?!啊暗翱傔@集的錢拿得真容易?!薄?/p>

其實這期節目錄制當天,李誕在前半段的狀態都表現得很好,導師入場時,他還像個出來放風的“野孩子”,抖動著自己的長衫,跑在一眾導師的最前面,還繞導師席轉了一圈。

細心觀察可以發現,當天持反方立場“不阻止“的李誕,情緒變化發生在反方二辯奶茶起身發言結束后,奶茶講述了父母雙方離異后各自再婚給他帶來的傷害,李誕聽完后,馬東問了一句:“導演說,在監視器里看到你的表情又復雜了?!?/p>

事后,李誕向“十點人物志”回憶,他覺得這期節目對他沖擊挺大的,他原本想了很多關于獨立個體、不阻止是成熟表現等角度來辯論,但沒想到所有人一上來就是些很可憐的故事,“我最后也說不出支持了?!?/strong>



那場辯論尾聲,馬東看到李誕已經屬于杵著腦袋、癟著嘴的狀態,他沒有再請李誕進行發言。馬東對此解釋:“李誕歲數小,他特別怕別人為難,也怕選手在現場動感情或被淘汰,他的共情性很強,這是他的性格?!?/p>

但也有很多時候,李誕的表現讓人驚喜。在10月5日播出的一期節目“鍵盤俠是不是俠?”中,李誕的表現贏得了網友的好評,他所喜愛的“前輩們”的認可。

長達5分鐘的闡述中,李誕以“我以前就是個鍵盤俠”的角度切入,分享了自己從鍵盤俠罵別人,到被鍵盤俠罵的經歷,所感知到網絡環境的變化,鍵盤俠的生意經。李誕說:“我覺得現在能說出何不食肉糜的人都是善良的人,現在有很多人用更低俗的方式在罵人,我覺得這些人都不能稱為俠?!?/strong>


薛兆豐覺得,李誕的這個闡述做得特別好,“作為一個榜樣,他在鼓勵大家在現實生活中做一些實際的事情?!彼芰w慕李誕的反應快,并且在反應背后還有思想“他像個調皮搗蛋的小弟弟,但有時候又總能讓你覺得是個非常出色的男孩子?!?/p>

蔡康永有點小得意地說,他覺得李誕最后已經優秀到,所有導師講完了一輪、山窮水盡的狀態下,他還能夠講,并且觀點讓人耳目一新。

接受“十點人物志”采訪時,剛好是《奇葩說》第五季節目錄制的最后一天,李誕開口蹦出的第一個詞就是“開心”。

他已經比剛開始錄制時輕松了很多,侃侃說:“我的直觀感覺是《奇葩說》是我錄過最放松,最開心的節目,學到了很多東西?!?/span>

“您覺得在《奇葩說》的導師團中,自己扮演了什么角色呢?”

他歪了歪腦袋,想了2秒鐘,用:“角色啊,我不知道啊,馬東老師讓我來發出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吧,我不知道我做到了嘛?!?/p>

薛兆豐:

我搞不懂馬東為什么選擇我


加入《奇葩說》之前,薛兆豐的名字就已在這檔辯論類節目中,作為論據出現過兩次。

在第四季《奇葩說》中,擔任導師的馬東和羅振宇在辯論場上,都分別引用過這位經濟學教授的經濟學觀點。他們給予薛兆豐很高的評價,馬東說:“在我心里,薛教授是這個時代應該有的知識分子的樣子?!绷_振宇認為,他是為數不多,真的能把話說明白的經濟學家。

彼時,薛兆豐還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任教授。在校園多年,得知自己在綜藝娛樂節目中被提及,薛兆豐著實覺得這是件新鮮事兒。

接到《奇葩說》的邀請,是讓薛兆豐更加意外的事。最初,《奇葩說》想邀請他當顧問,幫忙篩選下一季的辯題。又隔了一段時間,來回折騰了幾次,馬東提出要約薛兆豐吃飯,兩人才第一次見面。

薛兆豐仍用一副擺事實、講道理的姿態向“十點人物志”調侃,“約我吃飯明顯沒有誠意嘛,約了好幾次,不斷換時間,從吃晚飯改為吃午飯,最后改為喝咖啡?!?/p>

那天下午在咖啡廳,薛兆豐剛坐下,馬東就開門見山:“我本來想請你做顧問的,但現在想直接請你來做導師?!?/p>

從來沒看過《奇葩說》的薛兆豐,這才意識到,顧問和導師是有區別的:導師意味著要出鏡。“我這樣子行嗎?我不懂娛樂,怕自己連話都說不清楚,我也不穿你們的花衣服?!?/strong>

馬東告訴薛兆豐:“你不用做什么改變,就做你自己?!?/p>



平日宅在書齋里的薛兆豐,也很有興趣了解外面繽紛的世界。他想,自己本來就享受與人思想交鋒時的樂趣,而能把嚴肅思考的方式帶給更多觀眾是件好事。雖仍有諸多顧慮,但面對態度誠懇的馬東,他決定一試。

30分鐘后,《奇葩說》制片人李楠楠姍姍來遲,詢問薛馬二人要喝什么咖啡?馬東直接回了一句:“不用點了,已經談完了?!?/p>

“所以他最后只請我喝了杯服務員倒的免費白開水?!毖φ棕S打趣道。幾個月后,他就抱著參加研討會的心態,西裝革履地坐上了《奇葩說》導師的位置。

剛開始,處在五顏六色的攝影棚里,薛兆豐是有些不安的,他覺得自己像個復古的老人家誤入了小孩的糖果世界。


錄制時不知道該看哪里,錄制一場節目,現場的提詞器顯示5次,有3次都是在提醒他說話時要看鏡頭,而他根本就沒去看提詞器;他總是很容易掉到馬東和蔡康永給他挖的“坑”里,最后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時,也只能尷尬地笑笑。

薛兆豐拿出自己在北大講課時用的PPT,一邊告訴“十點人物志”自己上課時說過不少“不受歡迎”的話。PPT第一頁羅列了15個觀點,比如“要減少失業,就必須創造更多的職位”、“應追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”……


“如果你覺得其中任何一個觀點是對的,那你就應該學點經濟學?!?strong>PPT到了第二頁便是一條“免責聲明”:本課程概不負責你由于世界觀的轉變而在友情、親情、擇業及個人形象上蒙受的損失。


“我除了上課要實事求是外,平時是不太講這些的,哈哈哈就過去了,否則會得罪人?!睂τ谏掀孑庹f,薛兆豐做了最壞的打算,“我一定會被人罵得很慘吧,別人會覺得我不入流、不討好、不妥協,也不會辯論?!?/p>


蔡康永理解薛兆豐的擔憂。蔡康永覺得,薛兆豐是一個不討喜的角色扮演者,作為繼高曉松之后的新任知識化身,用3-5分鐘時間講一個經濟學原理,他的發言不論是脫離或守護知識,都很難受歡迎,也避免不了“被圍攻”。


事實證明,薛兆豐的擔心是多余的?!镀孑庹f》開播一個多月以來,薛兆豐憑借不一樣的解讀角度、嚴謹的邏輯與說服力,收獲了大量的粉絲。


在辯論前的常規話題探討“混得普通要不要去參加同學會?”中,他直言不去,因為時間成本高;在辯題“結婚前,我讓伴侶在TA的房本上加我的名字,有錯嗎?”中,他直言結婚辦的是家庭企業,簽的是期貨合同,對于早一點付出的女方,要求在男方房本上加個名字“做抵押”,一點錯都沒有……觀眾們聽完感到佩服,給了薛兆豐許多正面反饋。


和李誕一樣,對于本季《奇葩說》所有的辯題,薛兆豐最受感動的也是“爸爸/媽媽要跟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再婚,我該不該阻撓”這一道。

那天,薛兆豐的持方是“不該阻撓”,但在聽了雙方辯手關于各自親身經歷的發言后,他的眼睛有了濕氣,“我在想要不要擦眼淚,但如果擦了鏡頭肯定會拍到,只好強忍著不動?!?/p>

薛兆豐以“漢德公式”(誰更容易適應這個社會,誰就有責任去適應這個社會)來解讀這個辯題,他反問:“你要一個你看得順眼的世界,這可能嗎?你要學會把世界看得順眼,這真的很難嗎?所以父母要再婚,隨著你的年紀增長,越來越不該阻撓?!?/p>


薛兆豐向“十點人物志”解釋道:“我在聽了大家發言后,想更強調一個漸變的過程了,因為小孩子在這個辯題里永遠是個例外?!?/strong>


他逐漸開始適應和享受舞臺,后來還在后臺和馬東換了一條花領帶。


那是陳學冬來當嘉賓的第一場,陳學冬說:“我看這個節目的時候好像還沒有經濟學家吧?”馬東接話:“薛教授其實對娛樂圈非常不熟悉,今天為了表達他靠近娛樂節目的心愿,他跟我換了領帶?!?/strong>


薛兆豐摸了摸脖子上馬東的領帶,馬上笑著回擊:“他們說這個襯一點,但這個質量好像差一點?!瘪R東一時被說得啞口無言。


薛兆豐后來回憶起這段說:“那天心情好呀,整天跟他們在一起學壞了?!?/p>


從不打比喻的薛兆豐,終于在形容本季奇葩說導師組合時破例了一次:“馬東是一家之長,蔡康永是懂事的兄長,李誕是調皮搗蛋的小老弟,高曉松是帶著大家獵奇的孩子王,而我是被請來的家庭教師?!?/strong>


節目錄制快結束時,這位“家庭教師”說自己玩得很開心,但心中一直存有一個疑問,“我搞不懂馬東老師當初為什么選我來當導師?”他說,馬東從未給過他明確的回復。


“十點人物志”帶著薛兆豐的疑問,去問了馬東。像列論點一般,馬東一下給出了四點理由:


一、 我很早就在知識付費平臺上聽薛教授的經濟學課,我覺得他的講課很有意思,他有把一件事深入淺出說清楚的特殊能力;


二、他看待事情會有一種冷靜、不和大眾妥協的態度,我覺得這是一個學者應該有的風骨和堅持;


三、《奇葩說》的很多話題背后都應該有經濟學的解讀,我覺得會有越來越多人關注應該如何理性地生活,薛老師對這一點的幫助蠻大的;


四、我覺得他長得還挺帥的。




摘要:任務管理器顯示不全,任務管理器,任命書,蓮山課件網,蓮山課件,蓮池醫院
頂一下
踩一下